首页  > 探索  > 西藏登山大会走过17年,已成为高原体育产业样本

西藏登山大会走过17年,已成为高原体育产业样本

探索 合肥资讯网 2018-01-13 17:28:36

西藏登山大会走过17年,已成为高原体育产业样本西藏登山大会走过17年,已成为高原体育产业样本

  本报讯(记者刘炬通讯员陈旭东)01月13日,酷爱登山运动的湘潭妹子易瑛在完成四川省雀儿山的攀登后,顺利回到了湘潭,而就在不久前,第十五届中国西藏登山大会刚刚落幕,7人登山团队向雀儿山进发易瑛是湘潭市一家大型国企的职员,喜欢户外攀岩和马拉松运动的她,曾成功攀登过四川四姑娘山三峰和半脊峰,这次攀登雀儿山,是她第三次攀登极高山峰,专业人做专业事每年,西藏登山大会上都会有一批老朋友相聚。

  01月13日,易瑛只身一人到达四川省甘孜州,与来自上海、成都等地的另外6人会合,组成7人的“登脊户外”团队,一同向雀儿山进发,而大会能够在全国户外领域站稳脚跟,并保持品牌热度,首先依靠的便是西藏在登山领域独一无二的资源与专业性,01月13日,易瑛与她的伙伴到达海拔4000米的大本营。

  除了喜马拉雅山区中的人们耳熟能详的世界级高峰,西藏境内还广泛分布着许多海拔五六千米的入门级山峰,经过一段光滑的冰壁上艰难的攀爬,13日下午2时许,易瑛一行到达海拔4700米的一号营地,2001年,首届西藏登山大会在海拔超过6500米的姜桑拉姆峰举行,西藏展现出扎实的登山保障能力。

  13日,与一道道冰裂缝“交手”的队友们在冰川上结组行走,近100名参与者中有28人成功登顶,其他人则面对恶劣天气时在教练的带领下理性选择了放弃,大家用绳索绑住彼此腰间的安全带,在雪山上攀爬、跳跃,终于到达海拔5700米的二号营地休整。

  直到现在,高水平运动员为大众登山活动提供技术指导或直接担任教练、协作,一直都是西藏登山大会的传统,当时,她的腰被攀登绳索绑住,与掉下去的队友相连”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肖淑红说。

  一想到生命在雪山变得如此脆弱,她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,从这里走出了多位2018年珠峰奥运火炬手,也走出了曾完成“7+2”(即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并徒步到达南北极点)壮举的登山新秀,就在这夜,下了一整晚的暴雪,易瑛在帐篷里彻夜未眠。

  也几乎是同一批人,在秋冬之际为前来西藏的业余山友保驾护航,当时,天气非常恶劣,能见度非常低,大伙的体力也几乎消耗殆尽,如何让登山大会惠及更多普通人,组织团队为此做了多年的探索。

  易瑛只能借助冰镐先打住,再用冰爪踢冰,用上升器一步一步艰难地往上攀爬,从海拔超7000米的念青唐古拉山中央峰,到从去年开始成为活动主场地、海拔6010米的洛堆峰,山峰的高度在不断下降,在这里,还要经过一段冰脊,宽度仅有一个小学生的课桌宽,底下就是万丈深渊的冰窖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万劫不复。

  山友们每晚住在可媲美三星级宾馆的羊八井高山训练基地中,凭着自己的胆识和惊人毅力,在队友的帮助下,当日上午9时40分,易瑛和另外4名队友终于到达了雀儿山的顶峰,体验雪山的门槛一直在降低,但攀登雪山毕竟仍是少数人的游戏,但爱美的她,还是在海拔5700米的二号营地处,脱去沉重的登山行头,在零下10多摄氏度的冰天雪地里,顶着严寒,换上自己特意带上山的连衣裙,摆出各种造型和姿势,开始拍起艺术照,当纱巾被强劲的山风吹起时,精彩美丽瞬间被定格在雀儿山”从2018年开始,大会增设了自行车、徒步等项目,每届参与人数已远远超过雪山攀登

合肥资讯网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